阿修每天都抱着可爱的自己

【双黑】太宰治在河里想了什么


  宰一直在港黑设定


  ooc预警,放飞自我


===============================================


  太宰治甩了甩头,还是觉得耳朵里有水声,于是又甩了甩。

 

  一个多小时前,他刚进行了他人生中第278次自杀,和前277次一样,失败。

 

  长长的衣带缠住了河边的石头,于是他就卡在原地飘了一个小时。他模糊地感觉到身体在河里浮浮沉沉,头发顺着水的方向摇摇摆摆,蹭过皮肤的感觉因为在水里的缘故变得比平时微小,水流从手指间擦过,也从脸颊旁擦过。

 

  这样的水会带走沙子,也会带走小的鱼儿,他想。那为什么这样的水就是不愿意带走我的生命呢?果然只有美丽的小姐和我一起殉情才好呢,这样的水流喜爱美丽的小姐,说不定也会顺道捎上我啊。

 

   真好,他模模糊糊地想,美丽的小姐会带来向往的死亡,不像某只丑陋的蛞蝓,什么都带来不了,还让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远。

 

   想想啊...277次自杀,大概七十次是被自己不成器的徒弟拦下,十几次是因为道具什么的坏掉被迫终止,七次被渔民和警察或者正巧上山砍树的村民救下,剩下的都是被讨厌的蛞蝓强行打断的。

 

   他怎么那么闲啊,太宰治有些懊恼地想,小矮子总会在自己自杀快要成功时好死不死地恰好经过,能用异能就用异能直接让我飘起来,异能用不了就干脆脱了那顶丑帽子跳下河拖我上岸。明明自己也是一副全身湿透的狼狈样子,还硬要叫醒我冷嘲热讽一番——什么又没死成啊青花鱼,什么你能不能下次死远点啊,不想救你又懒得和组织里的人解释这不是见死不救这是为民除害,什么又要洗衣服之类的烦死了——诸如此类,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真是,明明口才烂的要死,这是有多大勇气才能开口朝我损。哦,忘了蛞蝓脑子就不太好来着。

 

   和他搭任务的时候也是,好几次明明就要如愿尝到死亡的滋味,他却把自己身边守得和铁桶似的,一颗子弹也近不了,甚至还替我挡了几发。结果往往是我没事,他自己倒是躺在危重病房里。总觉得作为搭档不看到他活蹦乱跳起来也有点太失仁义,于是只得在小矮子的病房里百无聊赖地听机器的滴滴声,白白浪费宝贵的自杀时间。

 

   直到不知道谁投入水中的石子在他身旁砸起水花,太宰治才突然发现自己的思绪已经飘离正常轨道太远。死是肯定死不了了,总这样飘着也不是办法,于是他微微活动了一下手指,准备翻身游上岸。

 

   脖子却被勾住,那手肘架在上面,让头浮在水面上。他感到有一只手在扯挂在石头上的衣带,半分钟后衣带随着水流飘走,他则被拖到岸边。

 

  “喂。”太宰治听到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感觉到带着皮质手套的手扶住他的肩膀,自己被推了推“醒醒啊青花鱼!”

 

  于是他懒懒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一双冰蓝色的眼睛。

 

  那人把手一放,迅速地站起来,愣了愣说道:“切,还以为你死了。”

 

  太宰治表现得就像什么也没听到,只是抬头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晃了晃头,感觉耳朵有点进水,于是甩了甩,还是有,又甩了甩。

 

  两次对视,第二次他看到那双眼睛的主人想要他看到的嘲讽和厌恶,第一次他看到那双眼睛的主人不想要他看到,于是隐藏在里层的担心和惊慌。

 

  啊啊,又是蛞蝓,太宰治一边甩着水一边想,还有完没完了。

 

  他又想起那双眼睛。


  算了,也挺好的。他想。

 

  啧,这水怎么还不出去。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