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每天都抱着可爱的自己

温度 【短/Fin 】

老规矩ooc

本来想写业渚然后跑偏了的产物

学校产出可能有别字

========================================================

1

 

  未入夏气温却猛的升高,往年六七月份才会出现的短袖短裙却在四月份就已经占领了整个学校。到处都是成群结队抱怨天气的男生女生,手里拿着各式各样刚从福利社买来的冰汽水。其中散发出的水果芳香侵染了所有的空气,像极了他们的青春。

 

2

  红发男孩叼着吸管在校园里乱荡,试图发现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小憩一番。然而他很快就放弃了——在这个学校领导拍着胸脯保证的“史上最棒校区”中,他甚至都看不到一棵树——校门口那两棵用来装饰的小树苗不算的话——这里到处被钢筋水泥填满,空调扇叶转动的声音无处不在,不算吵,可总是让人感觉莫名的烦躁。于是赤羽业突然就开始怀念起初三时所在的那个班、那幢旧校舍。没有空调,风扇都没有,整个房子完全的暴露在蓝天之下,阳光直晒,风雨直侵,冬冷夏热,是个一般人也许会觉得比现在所在之处烂了太多的地方。可他仍然感觉不是那样,那里有自然吹过的风,有鸟叫,有虫鸣,有不知道从那飞出来的蝴蝶,嗯···可能还有章鱼。

 

  章鱼啊···杀老师。

 

3

 

  赤羽业眯了眯眼,在脑海里勾勒起奇特生物的相貌:大头,小眼睛,厚颜,无耻···想着想着他就不自觉地笑起来——那家伙,若是能活到现在,恐怕早就飞去意大利好好享受冰淇淋了。

 

  他想着,咬了咬吸管管口,小口吮吸起喝了好久也没见少的草莓牛奶。“太甜。”他想。也许他早已度过了最爱甜食的阶段,已经开始喜爱起带着酸味的东西,例如柠檬。

 

  可即使这样,每一次站在自动售货机前的他,依然执着选择着熟悉的品种。说到底,众人眼里喜爱冒险追逐新鲜感的少年在心底依然向往着平稳与安静。

 

4

 

  从悬崖跳下那次,身体上的失重让赤羽业的心脏跳得厉害。在走马灯似的回忆中,他却找不到足以让他带着离开的点滴,于是他扯开张扬的笑,以此来掩饰此时心中快要将他淹没的不甘。意料之外,他落入一张黏黏糊糊、极富弹性的章鱼网中。

 

  “老师的字典中,完全没有‘不救’两个字。”章鱼从网的下方探出脑袋,笑着说。

 

  【什么啊。】

 

  “所以赤羽同学完全可以随时去蹦极······”

 

  后面的声音赤羽业其实都没听清楚,心中那两个字的声音太大,盖过了所有。

 

  【笨蛋。】

 

  明知道章鱼可能是抱着“接下学生也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的心理完成了这一举动,赤羽业的心还是暖的厉害,于是任由老师收缩着触手将自己裹回地面,露出早已掩盖不住的笑意,然后轻松偷走了他的钱包,故意不去看怪物在后面恼怒的跳脚。

 

  那天喝着草莓牛奶的赤羽业,觉得这玩意儿的改版真是好喝了太多。

 

  “以后要多喝。”他想。

 

5

 

  那一年的时间其实非常快,因为班导特殊的关系,E班的大家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被授予新的课程,不断打破常规改变着自己。先是红眼,再是鹰冈。茅野那次其实对大家来说都最为深刻,赤羽业也一样,只是有不一样的理由罢了。——在听到一贯喜笑着的章鱼以那样一种从未见过听过的悲伤表情和语调说出一切时,赤羽业的第一反应不是感慨与叹惋,不是对雪村老师的离去感到难过,而是嫉妒。他听见自己内心叫嚣着对雪村老师的嫉妒,对死神二代的嫉妒,以及掺杂在其中对那个人的心疼。信息传入时,一向以反应迅速而闻名于椚丘的赤羽业的大脑当机了三秒,然后仅仅回应了两个字:

 

  【完了。】

 

6

 

  聪明人一向对自己的感情都有所控制,因为他们清楚一旦这种东西脱离了掌控会有怎样的后果。而如果说赤羽业不是一个聪明人,那么全椚丘的学生都会给你一个白眼,甚至一顿暴打。可是那个时候的他,却未对这份感情进行任何的约束,完全任由它发展。青涩的少年总是以一种不那么明显的方式表达:拼命复习赢过浅野学秀,不再惹是生非以防理事长克扣工资。甚至,放弃了在搏斗和领袖方面的自尊在内战防水,保证“救”派以百分之百的概率胜出。

 

  他们找到了爆炸概率不足1%的记载资料,奋力做出继续降低爆炸几率的实验药物,搏命打败了最强佣兵团,却仍然不得不亲手杀死他们千方百计想要保护的人。

 

7

 

  潮田渚的拜托没有遭到任何人的反对。就连那时的赤羽业也只是说:“渚才是三年E班的领袖”。拼命掩盖不甘的少年像极了一年前在悬崖边下落的他——只是这是,他却再也做不到露出笑容,只能面无表情地看着被压在地上的人被刺中心脏,看着他化为光晕散在他们身旁。

 

8

 

  许多年前赤羽业看过一部漫画,男主角抱着女主角,看着她的灵魂在自己怀中散开。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温暖,只有男主角一个人感受到了彻骨的寒。

 

  多年以后,他终于也体会到了这一种寒冷,像极了捂在胸口的冰,将冷气从心脏一点一点扩散开来。他没能做到像故事中男主角那样强忍痛苦的笑,他在那时第一次哭,大约也是最后一次。

 

9

 

  之后的事情很平常,即使“平常”一次并不该出现在初三以后的他的生命中——赤羽业仍然是那个赤羽业,他平静的接受了奖金,以中考最优异成绩获得者的身份直升椚丘高中部。只是再没有以前的张扬跋扈,没有再因为打架被发配去E班——他不想再去那个班。

 

10

 

  中午的到来让气温又升高了几度,赤羽业握着仍旧没有喝完的牛奶,叹息着将它投进了垃圾箱,重新走到贩卖机前。

 

  他选择了柠檬口味的那一罐,小小的,被放在了角落处,像是被世界遗忘。包装上的颜色像极了某个人的触手——那时他的任务区正是在他失意时逗弄过他的那一根。因为反复的受伤重生,它的颜色已经比之前淡了很多,温度也低的不像话。可就在那时,在被刺中的前一秒,那触手却突然伸长,反握住了赤羽业的手,用小小的分支攀上他的耳朵,低声说了对他的最后一句话。

 

11

 

  赤羽业迅速扯开了易拉罐上的拉环,将还冒着冷气的内容物一饮而下,准确地将空瓶扔进了垃圾桶。

 

  “冰冷,”他想。

 

12

 

  “老师可能没办法再接住你了,业”与 “恭喜毕业”的声音同时响起,他用本身的声音,最后一次说。 

   -fin

=============================================

  

  关于那个漫画,写的时候一直想到桔梗女神QAQQQQ

  下一话求打脸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