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每天都抱着可爱的自己

文艺三十题之素描簿

  

  惯例ooc警告,估计这辈子再也写不出甜的东西了


  要开始第二轮无休十五天补课了内心整个都是崩溃的QAQ


  =============================================


   

   阳光正好。

 

   金色的温暖毫不吝啬的洒向大地,被树荫遮蔽而落下斑驳的痕迹。新生的绿叶也许并不在乎是否有人欣赏它的舞姿,只要有风在耳边吟唱,它依然会轻轻的摆动,在清新的空气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斑斑点点随之律动,有时扫过泛起涟漪的小水滩,于是将自己又送回天空。

 

   春天的午后并不像夏天那样热的人心里发堵,也不似秋天那样悄无声息捎来丝丝凉意,更不会像冬天那样冰寒彻骨。它暖的恰到好处,于是自然而然的浸进心里,随着血液循环遍及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美到人移不开心神的日子里,一向努力上进的潮田渚第一次翘掉了午自习,随意地在后山的一片茂密中选择了一棵,靠着树干缓缓坐下。

 

   耳朵里塞了耳机。钢琴的柔美的音色滑进人的耳朵里,留下的余音在心底荡漾开来。潮田渚突然喜欢上了这首似曾相识的歌,于是掏出校服口袋里的手机将播放顺序转为单曲循环,然后将它放在自己的腿上。想了想,又打开随身携带的背包,从里面翻出一个浅灰色的小本。

 

   本子的封面印着纯黑色的三角钢琴,潮田渚将它拿在手里,越发得觉得随着音乐的流淌,纯白色的琴键也跟着跳跃飞舞起来。等到一曲终了,他才摇了摇脑袋将素描簿打开,一页页地翻看。

 

   那里面满满的都是人物画像,每一页都是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似乎总带着不羁的笑容,不可一世的样子好像整个世界都属于他。故事里的潮田渚总是站在一个适当的角度凝视着那位少年。有时是在倾听他的诉说,有时则是陪他一起神采飞扬。每翻一页,他都要细细的看好久好久,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了,便掏出背包里的橡皮擦铅笔更改起来。

 

   温暖之中,有一片叶子爱上了风的轻抚,于是它调皮的挣脱母亲的怀抱,摇摇摆摆想要追上爱人的脚步。风却急急地蹦跳着去更加美丽的地方,于是那片叶子便缓缓落下,正好飘到了潮田渚的脚下。原本专注的蓝发少年愣了愣,顺着叶子飘落的轨迹抬头。

 

   意外地,他发现了一位有着火一样燃烧发色的少年。

 

    少年似乎是盯着他很久了,两人眼神交汇,潮田渚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不然怎么对方一个浅浅的微笑就能使他心跳加速。身不由己的撇过头,良久,才将一边耳机摘下,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快下来啦业君,这种高度差.....”

 

    被唤作业的少年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直接从树上一跃而下,又带下十几片树叶。他稳了稳身,伸出手在潮田渚眼前左右摇晃:

 

  “喂!小渚,你还好吗?”

 

    潮田渚红着脸,很想说自己一点都不好,一转头看见表情戏谑脑袋上却顶了片叶子的赤羽业,“噗”地笑了出来,无视对方的发愣,自然地踮起脚将其拂去。

 

    这下轮到赤羽业一点都不好了。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奇怪起来,长达两分钟的沉默让两人尴尬得不知道双手应该摆在哪里。直到赤羽业终于受不了这种氛围,一把抢过潮田渚拿在手里的灰色小本。

 

 “等.......!”

  

    还没发出的另一个“等”字随即被对方的惊讶声盖过。

 

 “诶?这是我刚来到3年E班的那一天?小渚我....真的有像画中一样......无.....无视你吗?”

 

     潮田渚将伸出一半的手缩了回来,尴尬的摸摸头:

 

  “是啦......直接绕过我就往杀老师那里走什么的.....”

 

     于是红发少年也伸出右手,歪着头顺了顺耳边的头发,弱弱地开口:

 

  “这样啊.....”

 

     又陷入了沉默,赤羽业这次索性在潮田渚之前靠过的地方坐下来,将画簿重新翻到第一页,随着一点一点画中的内容回忆。潮田渚也挨着他坐下,想了想,将自己没带上的半边耳机塞到了身边人的耳朵里。

 

   “呐,这是开学典礼散会后渚君走神撞到我的时候吧?”

 

   “诶诶!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教你几何题怎么解的时候!”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约出去看电影的时候吗?!”

 

      ...........

 

     潮田渚惊讶赤羽业竟然能完完整整地说出他记录在素描本里的每一个细节。他们的相识与熟悉、后来因为某些原因的疏远。这些事情并不是只有自己记得,还有一个人,能完整的拥有这份名为“回忆”的独一无二的共鸣。

 

     于是他将素描簿从赤羽业手里抽回,微笑着一点一点指给对方看。

 

  “不止啊,你看,这是业君刚知道我是男孩子的时候。居然还硬拖我到厕所去检查,真是....”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业君打架的时候。明明是一个人,却可以轻松地将高出自己许多的一群高中生打到趴下,真是厉害呢。”

 

  “这是我们一起跑遍全城找草莓冰淇淋大叔的时候。”

 

  “这是业君第一次来我家玩的时候。”

 

  “这是业君打架停学,我翘了课到处找你的时候。”

 

  “这是....唔......”

 

     赤羽业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凑了过去,贴上蓝发少年嘴唇的瞬间,他觉得自己发现了比草莓更加纯净的味道,太过甜蜜太过欢喜,于是他又伸手拖住对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而因为来得突然,被吻的少年惊讶地来不及动作,深蓝色的眼睛里光芒闪动,仿佛要把世间所有的美好全部吸收进去。

 

     直到两人都有些呼吸困难,赤羽业才低着头退开些许。用余光扫了扫躺在一旁的素描簿,他笑着开口:

 

  “这,是我第一次弹琴给你听的时候哟。”

 

     像只是单纯的陷入回忆,又像是有些羞涩,红发少年淡淡的笑着,没有正对着对话的少年:

 

  “那时为了在小渚面前好好表现,我可是不眠不休的练习了三天三夜呢。”

 

     他转过头来凝视着那双依然光芒闪烁的眼睛,再次开口:

 

  “不过那也是过去式了,可是刚刚,我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小渚要不要也记下来呢?”

 

  “这次,我们一起。”

 

    想起来了,为什么这首歌曲如此熟悉。为什么想要反反复复倾听,为什么想要铭记。

 

    那个时候,光芒闪烁的你,让十指在琴键上跳跃飞舞,琴弦振动带起的音色仿佛将世界凝固,窸窣蝉鸣,蜂蝶嬉戏,泉水流淌,全部的全部,都只为你一人停留。

 

    于是他也绽开了微笑,抬头回应着他的眼神:

 

  “好。”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