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每天都抱着可爱的自己

【喻王圣诞贺/04h】溯(喻文州视角)


ooc!ooc!ooc!

(万万没想到从我这里写出来的东西居然还有掺糖的一天)

圣诞快乐!祝鱼鱼和杰希永远在一起!

 =============================================


      喻文州认识王杰希来源于一个偶然。第二赛季时联盟已经有了大致雏形,为避免心理素质发展不稳定的小毛头为各自战队大打出手而造成不良影响的情况发生,各战队训练营成员即使观战也不应该出现在同一片席位。可那天王杰希还是毫无征兆地撞进他的生命——少年的声音青涩却意气风发,潇洒果断地以那时的喻文州绝无可能想到的思路提出了破开场上局势的可行方法。


      那天少年们的炫耀与挑衅结束在带着希冀与迫切、信誓旦旦的“下赛季见”的约定里。而那个约定,又终究是夭折在了剑与诅咒的反复磨合之中。蓝雨的第三赛季逃不开“青黄不接”四个字。前任队长魏琛不告而别,未来的接班人却无法立即挑起大梁。喻文州在这种不算太轻松的环境里一边紧锣密鼓地编排蓝雨的未来规划,一边无法控制地分心注视上一赛季仅见过一面的少年——彼时王杰希已然兑现当时自己的那一部分约定,开着王不留行一把扫把挥得风生水起。喻文州几乎看遍了当时微草所有的比赛,却仍与大多数人一样,止步于魔术师与微草配合的脱节。小魔术师我行我素,凭借变幻莫测的打发和迷宫似的脑回路,硬是和前两赛季的冠军得主,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秋大神在《电竞之家》的封面上不分上下,各自独占了五期封面,并列榜首。那个赛季的观众给予了王杰希及他带领的微草战队太多可能,可喻文州还是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第三赛季冠军战队预测”一栏中坚定不移地写下了嘉世和叶秋的名字。


      王不留行倒下的时候,喻文州甚至没有低头,只移动了一下笔头,便默默在参赛战队“微草”的后面画下一个“X”,图案的左上角被钢笔戳地久了,深深地凹进下一页,又晕出一个墨点连在“草”字上。喻文州却看也没有看一眼,合上笔记本径直走出了场地——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正式接管索克萨尔的那一天其实喻文州心里很乱,对自己的自信不自信全部在他回答出“好”字之后纠缠在一起,满满的塞紧了一颗心脏。他突然想起了王杰希,于是有些犹豫地翻出蓝雨官方通讯录,看了许久,最后特意换了闲职很久的北京电话卡,不管不顾地给王杰希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似乎以为这通无声的电话是微草训练营哪个小鬼受了挫折打过来寻求安慰的,只是静静地等了几秒,然后开口说了一句:“相信自己”便挂了电话。


      喻文州偷偷把那通电话录了音,盯着通话记录看了很久,然后把它收藏在录音的列表第一栏,却从来没有翻出来听过。


      第六赛季总决赛后喻文州与王杰希的交集渐渐多了起来。联盟有意将微草与蓝雨营造成“宿敌组”,两队队长自然是角色扮演的最首要人选。可两人却偏偏因为总决赛当夜的倾心交谈在那日后互引为人生知己,约饭约住约游戏约旅行,衣食住行无不透出对方的影子不过四年时间 —— 喻文州得到了王杰希B市房产的钥匙和“随时过来住”的承诺,作为回应,他也给了王杰希自己在G市家里的钥匙和“来就管饭”的诚意。


      世邀赛夺冠庆功的那个晚上,黄少天喝的晕晕乎乎,一手搭着喻文州一手举着酒杯,几乎是整个人趴在他身上小声问:“队长,你和王杰希到底是不是——”


      黄少天没来得及说完的话被喻文州一个干脆利落的“是”堵在了嗓子里。喻文州一边架着他东倒西歪地回房间,一边心不在焉天马星空地想。他其实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中心思想是什么,他想这些东西是要干什么,只记得那天晚上直到迷迷糊糊睡着,脑子里无数件事拼在一起全都是同一个人,全是王杰希。


      王杰希——


      十一赛季的全明星由微草主办,黄少天自得知这一消息起便在群里起哄着让东道主王杰希亲自接机以防常规赛第一季后赛也必定是第一的大蓝雨成员被激烈的微草刁民谋杀在机场。结果真等到那天,黄少天却打着哈哈称自己已经约了几个圈外的朋友小聚,拖着行李箱以及不明所以的蓝雨群众一路狂奔离开机场。


      “助攻不要太明显。”喻文州有些无奈地在心里吐槽,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如以往所有时候到B市见王杰希一样,拖着行李箱不紧不慢地晃悠到那人旁边。靠近王杰希的时候,喻文州突然生出了一种“是时候了”的奇妙感觉,于是他将行李箱换到右手,空出的左手自然地牵起那人带着他往停车场方向走,动作熟稔得仿佛已经做过千百次。他没有回头去看王杰希的表情,事实上他的确也顾不上这一点——心跳声大得像是擂鼓,紊乱却坚定不移地一声声敲击着传进耳膜。从接机的地方走到停车场中央,他引以为傲的头脑几乎都处于脱机状态,以至于走到了目的地,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并不知道王杰希到底把车停在了哪。喻文州有些窘迫得地停在了路中央,直到行李箱的滚轮没来得及收住,一下子撞在脚后跟上带来一阵钝痛,他才感觉到后面王杰希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传进他的耳朵——


      “从刚才起我就想说,你走过头了——”


      “文州——”


      那一刻喻文州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安静了下来,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暮地出现在他脑中。八年了,当时的手残新人已经成了如今联盟的第一术士,当时的跳脱出线的魔术师已经能完美的融合团队,他们敌对着打过,却也一起吃过无数次饭,一起旅行过,甚至已经一起拿了冠军。时间那么久那么久,可王杰希的声音却还是和记忆中一模一样,清澈明净,仿若漫天星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用这种声音作下“赛场见”的约定,现在,他用同样的声音跟他讲话外音“下半生见”。


      八年的潜移默化,还有说不清是不是存在的处心积虑,喻文州终于看懂魔术师的脑回路。于是他转身偏过头,微笑着开口说道:


      “那劳烦杰希带我回家啦——”


       句中“杰希”二字被喻文州刻意转成了粤语,软软地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宠溺与雀跃,于是王杰希也笑起来,手指张开又重新握住,形成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两人缓缓绕着停车场走回去,没有对话,没有对视,氛围静得喻文州感觉全世界只剩下行李滚轮哗啦啦的声音。直到两人回到车上不管不顾地吻在一起,喻文州才恍惚觉得,不止,远远不止,明明还有烟花炸开的声音。 


      当晚喻文州压在王杰希身上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絮絮叨叨地跟他说这些年的经历与爱情,说到最后一遍一遍地吻他,一遍一遍地用气音念王杰希的名字。王杰希一边喘一边紧紧搂住喻文州的脖子,和着呻*&吟也以气音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回复“我也爱你”。


      清晨铃声响起的时候王杰希就着闭着眼睛的状态翻了一个身,修长的手指只胡乱在手机屏幕上划了两下,便又翻了回去,生生将男人自然垂放在枕边的手臂撑开,又拱回了那人的怀中。纯棉的衣料透出主人的体温,和着柠檬味洗衣液干净的香气进入鼻腔。王杰希依旧没有睁眼,只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随后便被整个圈地更紧了。


      他感觉有些热,窗外的阳光似乎透了一些进来,街道上也开始渐渐有些嘈杂,但那又什么关系呢,谁都不能阻止他们拥有同一个梦。


评论(8)

热度(44)